青柠v

甜文写手

安生(8)

短小的过渡章
橘柚短暂的分离

ps.文章里的数字不对应npc成员,全是我编的

日常ooc

8.

        “小九,你从没让我失望过。”

        那个被称作父亲的男人无奈的皱起眉头,眼中却是一片冰冷。

        “可是这一次,我很失望。”

        尤长靖低下头,小声说:“对不起,父亲。”

        父亲盯着他摇了摇头:“下去找小六领罚。”

        “是。”

        六号是组织里专门负责执行刑罚的,下手稳准狠,从没罚轻或罚重过丝毫。

        当尤长靖站到六号面前时,对面的人明显愣了一下,似乎是没想到完成任务从未失手过的九号会有一天站到他的面前。

        “事由。”

        六号扭头拿了磁卡刷开了刑罚室的门。

        “一级任务失败。”

        尤长靖摘除了身上的武器放到八号手里。

        “…一级?”

        六号怔了怔,手里的动作顿了一下,回头疑惑地看尤长靖。

        尤长靖点头,不想看他的表情,自顾自的走了进去。

        如果要问尤长靖,有没有后悔过放走林彦俊,那么答案一定是有。

        比如说现在手被锁起来马上要挨鞭子了,特工九号居然感觉到了一丝紧张。

        一级是多少鞭来着?尤长靖记不太清了,毕竟严格来说,他是害怕受罚的。

        所以他刻意的回避数字这个问题,以至于被打完扔进禁闭室之后也依旧不知道自己究竟挨了多少鞭子。

        好疼啊。

        尤长靖想动动自己的手指,却发现疼痛已经掌控了他的神经,让他感觉不到自己的动作是否按照他预想的那样在进行。

        皮开肉绽的触感让尤长靖觉得空气都要渗进他的骨头里了。

        他疼的意识有些模糊,却在恍惚间回想起林彦俊那天对他说过的话。

        “疼吗?”

        林彦俊那天看着他的伤疤问他。

        尤长靖微微颤动着嘴唇,对着灰暗的天花板开口。

        “疼啊。”

        沙哑的声音传进自己的耳朵,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九号你傻了。

        尤长靖内心苦笑着摇头。

        为什么这个时候想起害你挨鞭子的人啊。

        他已经走了,你们以后也不会再见面了。

——————————————————————————————

        “陈叔,”林彦俊站起来对着刚进门的男人点了下头,“怎么样?”

        “已经安顿好了,”陈叔坐到林彦俊对面,“这段时间军方会保护夫人的,你放心吧。”

        林彦俊若有所思的点头,放下一口气般的拿起桌上的杯子。

        “只是……”陈叔顿了顿,“你真的决定好了吗?”

        林彦俊没说话,他看着杯子里的水波,重重的点了头。

         “其实按照你现在提供的,我们掌握的资料实在有限,”陈叔皱着眉头问,“还是说你有什么办法找到他们?”

        “不需要找,”林彦俊放下杯子抬头,“只要我在这,他们就会来找我。”

        林彦俊起身拿茶壶,为陈叔添水。

        “所以,我们只需要守株待兔。”

        陈叔是林彦俊父亲以前的旧部,两家一直交好,这次林彦俊出事,也是陈叔主动找上林彦俊的妈妈说要帮忙。
       
        林彦俊回来后便二话没说找了陈叔把妈妈送去保护了起来,自己则是把这段时间遇到的捕杀行动都告诉了陈叔,并决定找出那个神秘的组织,从根源上保护家人的安全。

        其实自从父亲去世后,林彦俊便决心告别军队,一心过安稳的生活,若不是这次出现意外,他的生活也不会有什么改变。

        只是……意外不止一个。

        林彦俊下意识的摸向自己的口袋,那里装着的是一把小巧而锋利的匕首。

        是那次林彦俊割破自己的掌心为尤长靖疗伤时抢来的,一直贴身放着,没有还给主人。

        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回去后有没有挨罚,现在是不是又去执行别的任务了。

        林彦俊用拇指蹭了蹭刀柄,小心地将它按回去。

        “滴滴——”

        对讲系统里传来陈叔的声音。

        “彦俊,收网了。”

        “来了两个人,一个在外面负责指挥,一个进来行动,距离太远,只抓到了一个。”

        陈叔将林彦俊带进医疗室。

        “来这里?”林彦俊疑惑地看着陈叔,顿了下问,“自尽了?”

        陈叔叹了口气点头。

        “没来得及阻止,一被捕立刻就自尽了,不过我们在她的体内发现了植入的定位芯片,足够追踪到他们的大本营了。”

        “哦对了,”陈叔指了指林彦俊的耳后,“这个位置印了一个数字8。”

  —————————————————————————————— 

         “父亲,求求您了,救救小八吧父亲!”

        小七跪倒在地上,眼泪已经流了满面。

        “小八是我唯一的妹妹啊父亲!”

        座位上的男人起身走向小七,抬手拭去她的眼泪。

        “父亲……”

        “小七,你们两姐妹从跟我的第一天起,就应该明白,这样的情况该如何处理。”

        父亲将小七从地上扶起来,松开她的手,转身走回座位。

        小七睁大了眼睛,在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被绝望和悲伤击打的溃不成军。

                                                                            ——tbc

评论(6)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