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柠v

甜文写手

安生(7)

……悄咪咪的回归
考试考了很久一直没更新
现在终于放假啦
谢谢等待我的xjm们!

日常ooc



7.
       
        小九把烤干的衣服递给林彦俊,示意他抓紧穿好,夜晚的林子里冷的很,他估摸着极限愈合也逃不过感冒的命运。

        林彦俊其实还迷迷糊糊的没从溺水的缺氧中缓过来,脑子里挥之不去的都是头部突如其来的钝痛感和小九带着温度的嘴唇。

        不同于他外表的疏离和冷淡,小九的嘴唇是温暖而又柔情万种的。

        林彦俊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用这么个词来形容,好像就是这样带着气息贴近,带着压迫但不同于冲撞的压上自己的嘴唇,空气就这样随着温暖有力的触感充盈了口腔,冲进被神经死死关闭的呼吸道,一瞬间拯救了他。

        小九的嘴唇比自己的要厚一些,为他进行人工呼吸的时候几乎整个把他的嘴唇包了起来,渡气之后便抽离,再重新覆上来,带着新鲜的空气和柔软的触感。

        让他有机会重新回到了这个世界。

        林彦俊机械的往胳膊上套着衣服,实则思绪已经飞出去十万八千里,他不是小孩儿,知道这样的在意和渴望代表着什么,但是这意料之外的情感萌芽,似乎从一开始就可以望到那不尽人意的结局。

        杀手和目标,老鼠和猫。

        他扭头看一边的小九,发现他已经脱了自己的衣服,挑在一根长长的树枝上凑近火边烘干,留给林彦俊一个后脑勺,和光裸的后背。

        林彦俊眯起眼睛看他意外白皙的后背,像是要把他看个仔细。腰侧有条长长的疤,后背上还零零星星的散落着好多。

        枪伤刀伤,还有很多,很多不同的武器造成的。
林彦俊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比划伤口的形状,停在咫尺,却迟迟没有下文。

        “为什么会成为杀手?”林彦俊冷不丁的开口,目光盯着小九的后背一动不动。

        “嗯?”小九顿了一下,陷入了沉默,随即不在意的开口,“从小就是这样。”

        “父亲收养了我,一直在训练,我……”

        林彦俊近在咫尺的指尖触到了小九背部的一道疤痕,他几乎是一瞬间僵直了身体,猛地回头看向林彦俊,而罪魁祸首却不为所动。

        “疼吗?”

        小九拍开林彦俊的动作随着这句话顿在半空,迟迟没有落下,由着林彦俊顺着疤痕的方向,下滑了指尖。

        有些恍惚,因为记忆之中从没有人问过他这样的问题。

        他鬼使神差地点头,又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摇头。

        “我怕疼,”小九垂着眼开口,“但是我不可以疼。”

        他推开了林彦俊的手,收回树枝将烘干的衣服套在身上,藏起了所有的疤。

        “你刚呛了水,休息吧,我来守夜。”

        小九回过头不再看林彦俊,起身走向火把对面。

        然后他听到身后的林彦俊轻轻的叹气。

        这一夜,两人都一夜无眠。

——————————————————————————————

        因为猛兽挡在下山的路途中,两人本就在苦恼寻找其他下山的方法,现在因祸得福,躲避追杀让他们顺着瀑布下了山。

        出逃之日越来越近,两个人却不约而同的卸了劲。

        没赶多少路便开始休息,故意走错一段方向再改正回来,甚至林彦俊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小九对自己的警觉直线降到了负数。

        就好像是,催着他让他逃跑一样。

        他几次试探小九说要自己一个人去取点水,小九都毫不犹豫的点头,然后在看到林彦俊真的乖乖取了水回来的时候,眼神中掠过一丝失望与一丝……其他的情绪。

        林彦俊想走,也不想走,就算是抓着“还没找到出路”这样一个牵强的理由,林彦俊也依旧摇摆不定的犹豫和纠结。

        两个人心照不宣,也都憋着不去戳破,甚至将最后几天野外生存过的依依不舍。

        当林彦俊第三次找错路之后,小九依旧没有生气,也没有试图接过主导权自己找路,而是对林彦俊说,累了就先休息一会吧。

        天晓得他们已经休息了多少次了。

        “这几天,有可能还会遇到什么野兽吧?”林彦俊与小九背靠背坐着,问了一句扯犊子的话。

        林子越走越浅出现野兽的几率已经很小了,最多就是小动物什么的。

        “嗯,”小九应了一声。

        嗯?

        林彦俊本以为小九会无情的戳穿他拙劣的借口。

        “那我们……慢慢走,小心一点,”他小声的说着,轻轻回头看小九的表情。

        “好,”小九咬着嘴唇应下。


        或许是上天看他们受了太多的磨难,大发慈悲的给了他们多一些的眷顾,没几天,他们便走出了树林。
       
        林彦俊看着大片展现在视野里的空地,心中怅然若失。

        小九走在前面,他跟在后面,中间隔着的依旧是小九之前要求林彦俊的,可掌控范围内的距离。

        跑吧,现在。

        林彦俊的理智撞击着他的大脑。

        快啊,是想被带走吗。

        林彦俊攥紧拳头,放慢了步伐,没几步便拉远了与小九之间的距离。

        而小九没有发觉似的头也不回。

        这回是真的要说再见了吧,林彦俊心想。

        是的,不论中间经过怎样的纠结,最终都是要分道扬镳的,这一点他们都清楚,所以再怎么拖延时间,也只是想借此聊表安慰罢了。

        其实得到的已经够多了。

        他看着小九的背影,从嘴角扯出一个微笑。

        再见,还有,谢谢你。

        林彦俊转身,走向另一个方向。

        “林彦俊!”

        小九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

        “我叫尤长靖。”

——————————————————————————————

        多年之后,尤长靖回想起自己做过的最蠢的事,还是觉得把真实姓名告诉任务目标这种行为,简直是脑子坏掉了。

        不过这件最蠢的事却也是他做过的,最不后悔的一件事。

        因为他后来才知道,凭这一句话,改变的是什么。

                                                                                ——tbc

评论(9)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