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柠v

甜文写手

安生(5)

我肥来了(大概暂时
大家端午节快乐!

这一章论林老师如何温水煮青蛙

日常ooc


5.
        “嘶——”

        当一大坨绿到模糊的植物烂泥被林彦俊一巴掌盖到他的伤口上时,小九只觉得林彦俊是想害死他,好自己跑路。但是那人在听到他吃痛的抽气声时瞬间僵住不敢动了,目光死死地盯着他的表情直到他紧皱的眉头舒缓下来,才又再次轻轻地继续手上的动作。

        “这是斑斓草,他的汁液可以消炎止血,”林彦俊用捣成烂泥的草把伤口处盖了个严实,又轻轻地用手指将过厚的位置抹开。

        “应该会有些痛,但是为了伤口不感染忍一下。”

        小九的脸色因为失血和疼痛显得惨白,林彦俊不自觉地放柔了语气。

        他拿过路上摘的长长的苇草叶,把小九的伤处包好。这种叶子韧性比较好,不容易断裂,是包扎伤口的最好选择。

        小九全程一声也没吭,只是在包扎过程中把头偏到了一边。林彦俊知道那是他的专业素养以及倔到死的要强。

        一个特工杀手要经过怎样的训练和苦痛才算合格呢?林彦俊有时看着眼前这个很小一只的人儿会这样问自己。

       无穷无尽的训练,无数道伤口,以及无数的生离死别,它们会硬生生的把人从温暖和美好的幻想中抽离出来,用机械的枯燥折磨你,用残酷的鲜血麻木你,用凄惨的尖叫浸透你,直到你足够冷静的去面对这一切,去思考,去行动,甚至做好时刻的准备去面对死亡。

        小九显然是一个合格的杀手。他足够果断,技巧能力足够扎实,对待目的足够执着,但是——他的心还活着。

        林彦俊自认很喜欢观察别人,也很会分析别人。与小九相处的这些天他无数次注意到小九下意识的将步子绕开地上的野花,抬头借着辨别太阳位置的借口放眼蓝天白云,以及把本应该作为人质的自己,保护的完好无损。

        就很可爱啊。

        林彦俊想了半天还是觉得要用这个词来形容小九同学。

        “小九,”林彦俊突然开口。

        “?”小九如他所愿的回过头看着他,等待他的下文。

        “我给你讲个笑话吧,”林彦俊把腿盘起来,清了清嗓子。

        小九没说话,但是脸上的表情逐渐的有了“这人是个傻子吗”的趋势。

        林彦俊连忙开口:“你知道什么叫笑里藏刀吗?”

        小九愣了一下,难得没有翻他白眼,而是很配合的轻轻摇头。

        “就是,哈哈哈哈哈刀。”

        “……”

        “闭嘴吧你。”

        小九冷漠的把头偏到一边。

        林彦俊却绝对清楚的看见了他偏头的一瞬间上扬的嘴角。

        “很冷吗?”林彦俊看着他笑,突然把头凑近了,“那你为什么在笑?”

        小九僵了一秒,不甘示弱的说:“我那是怕你伤到自尊心会哭。”

        林彦俊没想到他会回答,一瞬间的惊讶被随之而来的喜悦冲淡了。

        “承认呗,”他装模作样的拨了拨刘海,“给别人带来快乐是我的人生宗旨。”

        小九白了他一眼,却没有隐藏的展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

        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面向他的,真实的笑容。

        那一刻,林彦俊似乎感觉有一阵微风拂过新田。

        不是抓到兔子时得意的上扬嘴角,不是傍晚那个模糊的似有似无的浅笑,也不是他偷偷瞄到的柔软脸庞。

        原来世界上可以有人笑起来这样好看。

        小九看着呆住的林彦俊,似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般的收起了所有的表情。林彦俊的视线过于直白和炽热,让他觉得有一瞬的心慌。

        他躲开林彦俊的视线,看向自己包扎完好的腿。

        漂亮整洁的手法,结也打得很标准。

        他突然想起了林彦俊刚开始为了解开自己手上的绳子对他说的话,类似他很有生存经验一定可以帮上忙一类的,现在似乎得到了证明。

        这个人虽然聪明又自恋的很,但是说出来的话却都是事实,说到做到。

        小九的思绪停在这里愣了一下,摇摇头打断自己的想法。

        在干嘛啊这是,别人是什么样的人从来都不是他应该想的事。

        他支起另一条腿,用手扶着石壁试图站起来,看看自己的活动能力处于生么样的程度,但过深的而伤口和大量的失血却让他力不从心。

        林彦俊看他站起来吓了一跳,连忙去扶他,却被他不着痕迹的避开了。

        他看着小九往前走了几步,姿势却正常的像腿上没有伤口一样。除了表情是阴沉而又隐忍的,别的看不出有一点异样。

        在强撑什么啊。

        林彦俊想冲过去问他。但最终还是压下了情绪。

        他在学校的时候连着拿了三年的最佳教师奖,可不是靠对学生来硬的得来的。

        “其实有的时候别人的帮助对你来说益处很大,”林彦俊走到小九身边,“什么事情都自己扛反而容易吃不消,不仅达不到目的,还会适得其反。”

        他伸手拉住小九停止他继续往前走的动作。

        “比如说腿伤了还硬要走,那结果就是会废,”他点点小九的腿,又揽过他的肩膀让他把重量放在自己身上,“再比如说,不要我扶你的话明天早上咱们也走不出猛兽包围圈。”

        “你说呢?”

        他揽着小九又往前走了几步。

        “你看这样是不是轻松多了,也快多了?”

        小九沉默了一会,抬头看他:“所以你现在是把我当成问题学生了?还用举例说明的方法委婉的说服我?”

        “哇,”林彦俊惊喜的看着小九,“这是你说过最长的一句话。”

        他往前凑了凑,抿起嘴巴笑:“你的声音很好听。”

        “……你,”小九噎住,意识到自己怎么也说不过这人,干脆举了白旗放弃投降。

        林彦俊笑了笑,身子往小九的方向又靠近了些,揽着人慢悠悠的往前走。

        他感觉到小九的身子有些僵硬,但是并不拒绝,在走了一段时间后,也渐渐的放松下来。

        举例说明这种温温吞吞的方法看起来俗套,但是很有用啊,尤其是对内心敏感自尊心又强的小九同学。

        林老师在心里默默地为自己竖起了大拇指。

——————————————————————————————

        躲躲藏藏的走了三天之后,林彦俊才敢确认他们真的走出猛兽的包围圈了。

        这几天他们为了躲避危险,一直在走上坡路,虽说远离了猛兽较为安全,但是也在无形中离走出这座深山的道路远去。

        一边走不通,他们只能另找道路,但林彦俊却能明显的感觉到小九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

        从起初林彦俊揽着他一半的重量,到现在他一个人的话几乎已经快要站不稳了。

        虽然小九嘴上没说,但是林彦俊依旧敏锐的察觉到了。

        他知道小九脾气,怕是他提出来要休息小九也不会同意,于是干脆就没提,只是在扶着他的时候几乎将人整个倚在了自己身上。

        直到刚才,小九去河边取水,站起来的时候终于不堪重负的倒在地上。

        林彦俊不顾他的反抗把他扛到了树边放好,黑着脸三两下解开了包扎好的伤口。

        在看到伤口发炎的一瞬间,林彦俊抽起眉头开始散发黑气。
       
        怎么回事?明明每天都有好好地清理和换药,结果还是发炎了。

        林彦俊回想着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却遍寻无果。

        小九的脸上带着疲惫和苍白,他一开始还想说些什么,但是最后都打消了念头。身体由内而外生出的虚弱和无力让他不想思考,伤口处传来的疼痛好像牵动了他全身上下的神经,让他觉得哪里都痛。

        “其实我……”林彦俊盯着小九的伤口好一会才开口,却又戛然而止。

        “怎么了?”小九疑惑地看着他。

        林彦俊没说话,却突然将手伸向他的腰侧。小九还没反应过来,别在腰侧的匕首就被抽走了。

        小九吓了一跳,脑子像炸开一样钝痛。

        他再一次以为林彦俊要害死他然后自己跑路,可是林彦俊却一刀子下去划拨了自己的手心。

        鲜血顺着掌纹流下,滴在他的伤口上。

        小九惊的说不出话。

        林彦俊在干什么?林彦俊疯了吗?带有极限愈合力量的血液一旦暴露在空气中,就能被追踪到血液信号,当初组织就是这样找到他从而派自己来的。现在他这样做相当于主动暴露了自己的位置,难道他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暗中觊觎着他的力量吗?!

        小九气的想打他,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林彦俊依旧维持着半跪的动作。

        “你为什么……”小九睁大了眼睛,“林彦俊,我是来抓你的。”

        他不解的看着林彦俊的眼睛,试图从那双明亮又好看的眸子里看出些什么,但是林彦俊却逃避了他的目光。

        为什么呢?

        林彦俊沉默了。

        为什么,其实没有为什么。

        心里就是这样希望的,于是就这样做了。

        只是想让你好起来,没有想过为什么。

                                                                        ——tbc

评论(9)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