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柠v

甜文写手

安生(4)

六级前最后的挣扎

暂时停更,我们六级后再见TT

话说大家真的不喜欢这种强强的设定吗TT






4.

        两天前的时候林彦俊就发现他们周围的植被比飞机坠落处附近茂盛了很多,甚至出现了一些他生平从未见过的植物。这一方面证明了他们前进的方向是对的,另一方面也暗示着他们的处境更加危险。
        毕竟生命力越旺盛的地方越容易引来不明生物的青睐。
        林彦俊保持着高度的精神集中,脑海中构思着一旦遇到猛兽的攻击,他们该如何逃生。
        其实说到底也没有什么能够全身而退的方法,毕竟人在猛兽面前脆弱的不堪一击。
        他下意识地往小九的方向看了一眼,那人正在树上做着记号。
        “我看你这几天一直都在做记号,”林彦俊走到小九身后,看他画的图案,“这个图案是你们组织的特殊标记吗?”
        “不是,”小九低头浅浅的笑他,“我随便画的,防止迷路。”
        他画完最后一笔,扔掉手里的石头。
        “画的不太一样是防止有敌人找到我们。”
        小就抬头看太阳,伸出手比了比方向,然后指着左前方的路示意他走这边。
        林彦俊被暂停在小九的浅笑中,傻傻的点点头,跟上小九的步子。


        他们已经在一起相处了三天,小九似乎终于跟林彦俊熟了一些,不再在林彦俊问问题的时候保持沉默,有时甚至还会主动跟他说话。
        林彦俊也知道分寸,很少问他有关他身份的问题,毕竟他们除了找到出路这一个相同的目的以外,其他的完全相反。
        暂时合作罢了,没得做朋友。
        林彦俊想起小九无意识中露出的那个笑容,不知道为什么“甜”这个字明晃晃的出现在脑海里。
        小九笑起来甜甜的,林彦俊总结道,完全跟他不笑的时候两个样子。
        他这样想着,不知不觉的自己脸上也浮现出了笑意。
        突然,林彦俊的步伐一个趔趄,左脚被地上凸出来的什么东西挡了一下,导致整个人重心不稳。
        他连忙将重心放在右腿上,左脚往前迈了两步站稳在平地上回头去看地上的东西。
        “怎么了?”
        前面的小九回头望向林彦俊,顺着他的视线往地上看,然后猛地愣住。
        那是一具白/骨。
        平行的几根光洁的瘫在地上,像是什么动物的肋骨,一头扎进地里,另一头还带着鲜/血的痕迹。
        林彦俊怔怔的愣在原地,这突如其来的当头一棒让他真正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给自己做了几天的心理建设在看到这具白/骨的一瞬间化为乌有,剩下的只有来自内心深处原始的震惊和恐惧。
        小九愣了两秒就反应了过来,走上前去检查。
        每一根骨头都异常的干净,像是被什么牙齿锋利的生物直接啃光了皮肉,有的骨头上甚至依稀可见牙齿用力扯/咬留下的痕迹,力度直接击垮了骨头,出现断裂的趋势。
        小九摸了一把关节处的血色凑近鼻间,那黏/腻的触感和新鲜的味道让他整个人紧绷了起来。他猛地站起来环视周围,手摸向腰间的匕首。
        那血/液还是新鲜的!不知名的猛兽很可能还没走远!
        而且很有可能……他们已经成为猎物了。
        林彦俊看到小九的动作立马就从震惊中抽离了,他知道那是什么意思,那是极度危险的警告。
        周围安静的不像话,仿佛连时有时无的风声都静止了,林彦俊与小九背靠着背,警惕着身边的每一丝声响,却只能听见自己因为紧张加重的呼吸。
        他的心脏跳得飞快,额头上也渗出了冷汗,他发誓他从没有觉得危险离自己如此的近过。
        这种感觉与空难时是不同的,一个是毫无防备下的突然发生,他甚至来不及反应,而现在是他们发现了危险却无能为力,每一秒紧张的等待都仿佛耗尽生命。
        林彦俊的目光在眼前的草丛和大树后面徘徊,做好了从后面猛地跳出什么东西的准备,他的手里紧紧地攥着之前为了防身准备的削尖的木棍——这是他唯一的武器。

        小九突然猛地推了他的后背,力气大的林彦俊有一瞬间的错愕,他的身体被推出去跌倒在地上,头脑还来不及反应就听见了一声振聋发聩的嘶吼。
        那声音几乎要穿透林彦俊的耳膜,林彦俊回头只看见那只张这血盆大口的丑陋生物从他刚才站的位置的上方扑了下来,在地上撞出一个大坑。
        它的样子像是两种生物的结合体,身体类似豹子可头颅十分诡异,林彦俊看到它甩了甩头睁开眼睛,幽深的眸子中闪烁着抓捕猎物的精光。
        他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努力的使自己保持冷静,催促着自己的大脑运作起来。
        怎么办?怎么办?
        能爬树的生物灵活度一定非常好,再加上速度也快,他们无法在灵活的逃跑这条路上坚持很久。
        那么硬拼呢?林彦俊回想了自己和小九身上的武器。
        木棍,匕首……除了那把枪,他们没有任何能迅速制服这头猛兽的武器。但是贸然开枪或许会引起更多生物的注意,可能他们刚摆脱这只,转眼就会遇上另一只。
仿佛怎样都是死。
        林彦俊咬紧了牙关。
        另一边的小九推开他后却毫无思考的打算,抽出腰间的匕首就向着那猛兽冲了过去,他灵巧的避开猛兽头部锋利的獠牙,一个空翻就骑上了猛兽的后背,将匕首用力的扎进椎骨。
        猛兽吃痛的长啸,怒蹬后腿剧烈的晃动着身体,抬起身子试图将背上的人从身上甩出去。
        “跑啊!”
        小九被大力的甩晃,用力的夹住它的腰身,匕首狠狠地扎的更深,抬头朝着林彦俊在的方向大喊。
        跑?
        林彦俊下意识的动了一下脚踝,皱着眉头顿了顿,但下一秒却朝着猛兽在的位置冲了过来。
        “你在干嘛——啊!”
        小九睁大了眼睛拒绝林彦俊的靠近,但下一秒就被猛兽猛地从背上甩了出去,整个人重重的砸在树干上。
        林彦俊迅速的抬高手臂,抓着尖头的木棍对准那猛兽的眼睛用尽浑身的力气扎了进去。
        “吼——”
        猛兽发出了长啸,眼睛这个致命的位置被刺穿让它的腿 直接软倒,只能愤怒的张大嘴巴恐吓般的露出锋利的獠牙,挣扎着逐渐失去行动能力,不甘的抽搐着瘫倒,没有受伤的另一只眼睛里充满了憎恶。
        林彦俊后退两步,大口的喘着气,刺穿猛兽眼睛的动作几乎让他手软。
        他晃了晃头,努力保持着清醒,跑向小九查看他的伤势。
        “你怎么样?”他小心地把小九从地上扶起来,“伤到哪了?”
        小九倒吸了口气,摇头:“还好,没伤到骨头。”
        林彦俊松了口气,余光却看见小九之前腿上的伤口又溢出了鲜/血。
        “又裂开了?”他扶着那条腿放平,“我重新再给你包一下。”
        小九抬头看他,刚想说什么却猛地睁大了眼睛。
        “小心!”
        林彦俊警惕的回头。
        之前瘫倒在地的猛兽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后,呲着獠牙发出最后的一击,直逼向林彦俊的脖子。
        太近了,距离太近了,林彦俊根本来不及逃跑。
        他试图拔出插在眼睛里的木棍,但猛兽爆发产生的力气巨大的让人后怕,他根本来不及。
        什么都来不及了,林彦俊在最后一秒这样想。

        突然一只手臂出现在他的视线里,他的身体再一次一股力量推开了。
        紧接着是“砰砰砰”连着三声枪响。
        小九照着猛兽张开嘴巴里连开三枪,子弹穿透那猛兽的上颚直接从脑后穿出,一时间鲜血四溅。
        猛兽的身子一瞬间就脱了线般急速下坠,来不及收回的獠牙直直的刺进小九受伤的腿。
        “唔!”
        林彦俊只听见小九吃痛的一声闷哼。
        他疯狂的从地上爬起来,也顾不上猛兽满身的鲜/血,发疯似的用力将猛兽的尸体从小九身上扒开。
        “小九!小九!”
        猛兽巨大的身体生被林彦俊扯得滚了好几圈,底下被猛兽尸体压住的小九就这样浑身是血的出现在林彦俊眼前。
        那刺眼的红映在林彦俊的脑海中让他大脑一片空白。
        “我……唔……”
        小九抹了把脸上的血,冲林彦俊摆手。
        “我没事……不是我的血。”
        林彦俊傻傻的愣着,任由小九扯着他的外套抹了把脸。
        “……吓死我了,”林彦俊一屁股坐在地上,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太好了,他们俩都没死。
        活下来了。
        劫后余生。

        “嘶——”小九试图查看自己反复受伤的腿能否活动,但只是轻微的一屈就感受到了钻心的疼痛,大量的血/液渗出之前包扎的布料。
        林彦俊皱着眉头看他的伤口,心里慢慢的涌上一个念头。
        “我们得快点离开这儿,”小九紧紧地勒住自己腿部地上端减缓出血的速度,“枪声会暴露我们的位置,这里依旧很危险。”
        林彦俊点点头,刚想伸手扶他却见他自己扶着树站了起来,单腿蹦着跳了几步,又把腿放在地上走了几步。
        “我还行,”他回头看林彦俊,“我们走吧。”

                                                                           ——tbc

评论(9)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