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柠v

甜文写手

安生(1)

我最近真的很中二 所以设定什么的也跟着中二了起来

特殊能力温和老师橘x高冷反派特务柚

没错不是我写反了 就是这样的人设

背景架构我尽力了  不太擅长写很大的世界观 所以重点都放在了感情戏 求大家不要考究

这篇大概会长一点 所以时间上可能会持续的久一点 毕竟快六级+期末考试了 法学狗实在是生命有限

最后谢谢大家喜欢我写的东西 我爱你们








1.

        “今天我们要讲的是一个英雄人物——林耀将军。”
        “下面请同学们把课本翻到第59页……”

        豆豆最喜欢听英雄故事了,他觉得那些保家卫国维护和平的人简直帅呆了,而且他的梦想就是要成为一个可以保护爸爸妈妈的人。
        豆豆瞪大了眼凑近课本,想把照片上的英雄林将军看得更清楚一点,可是却觉得这张照片简直模糊的不像话。
        “老师,”豆豆不开心的举高右手,“为什么照片看不清楚呀,是不是印刷厂的叔叔偷懒啦?”
        老师笑着摇了摇头,冲豆豆摆了摆手示意听老师讲话。
        “这就是今天这个故事的特别之处,”老师轻轻的把课本放到讲桌上,抬头看着豆豆,“林将军并不想让别人认识他哦。”
        “诶——?”
        班里的的同学们发出疑问的声音。
        “嘘——”老师伸出食指放在嘴唇上,“我们要开始讲课了。”

        和平小学是微光镇上的唯一一座小学,因为处在北华国和南辰国的交界处,连年的战火几乎把这座小镇折磨的不成样子。
        和平与安宁的生活是小镇每个人心里的最高理想,只是多年来,从未实现过。
        直到30年前,南辰国出现了一位战神,林耀。
        据说他是老国主从深山里捡回来的,刚带归来的时候整个人狼狈的不成样子,瘦的几乎只剩下皮包骨头,但浑身上下却一点伤也没有。
        老国主一开始并没有往心里去,直到他亲眼见到了林耀磕破了腿奇迹般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自己愈合的完好无损。
        整个南辰研究院的人都惊得说不出一句话。
        后来经检测得出,林耀的血液含有常理无法解释的现象,专家称之为——极限愈合。
        极限愈合将林耀的身体素质推上了巅峰,他果断的在18岁那年选择了从军,拼尽全力保护南辰直到他死亡的那一刻。
        据林将军的旧部说,林耀是为了保护微光镇上的一家人,活生生的被炸弹炸了个粉碎。

        林耀牺牲的那一天,整个南辰国都在下雪,大雪一下就是八天。
        同年,老国主病危逝世。

        “据说,林将军有一妻一儿,不过没有人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
        老师讲到这里突然地停下了,她的目光投向窗外,豆豆也情不自禁的跟着老师的目光回了头。
        窗外飘起了洁白的雪花,轻轻地擦过玻璃,又很快的说了分离。
        “哇,下雪了,”豆豆怔怔的看着天,“是不是林将军听到我们在讲他的故事了。”
        他悄悄地把小手伸出窗户,用手心接了一片雪花。
        “林将军你冷不冷,”豆豆凑近了手心哈了一口热乎乎的气,“豆豆帮你暖和暖和。”
        雪花很快的在豆豆的手心融成一小滩水,映的亮晶晶的。
        “老师,我以后也想成为林将军那样的人!”
        豆豆把亮亮的手举得很高。
        老师看着眼睛亮亮的豆豆笑了。
        “那你知道为什么林将军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是谁了吗?”
        豆豆乖乖的摇头。
        “因为林将军想让他的家人可以不受任何人打扰的生活,”老师走过去摸了摸豆豆的头,“一个用尽生命在维护和平的人,比谁都想要安宁的生活啊。”
        豆豆听得云里雾里,好像有点明白,但是又不太明白。
        他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老师,觉得这是他八岁的人生中最深奥的一句话。

——————————————————————————————

        “喂,妈妈,”林彦俊按照惯例在登记前给林妈妈打了个电话。
        “挺好的,教学研讨会很成功,”林彦俊抬表看了一眼时间,“啊妈妈,我一会就要登机了,回去再聊,妈妈爱你哦。”

        林彦俊是一名英语老师,因为教学成绩出色所以代表学校参加了全国的教学研讨会。
        他平时很少出公差,因为实在不太放心让妈妈一个人在家。毕竟自从父亲去世,他就变成了妈妈的墙。
        林妈妈总嫌弃他管的太多,说当时你爸爸在的时候也没管我这么仔细过,但是林彦俊只当妈妈是在幸福的抱怨,笑嘻嘻的打马虎眼,随后该怎么顾家还怎么顾家。
        林妈妈抗议无效,只能作罢随他。
        其实她知道,自己的儿子才是最没有安全感的那一个。

        林爸爸去世的那一年,林彦俊还在念高中,平时从来都坚强稳重的他抱着妈妈哭了很久,胡乱的在嘴里不停重复着妈妈我会保护你的,我已经长大了。
        因为林爸爸对他说过,一个真正成熟的男子汉,要学会保护自己重要的人。
        林彦俊牢牢记下了。
        林妈妈后来小心翼翼的问他说,其实你如果想进军队,妈妈也不阻止你。
        林彦俊摇摇头,他只想过平淡的生活,然后多陪陪妈妈。
        林妈妈摸摸他的头发说,对吼,你从小就不喜欢打打杀杀,一心要做文艺青年来着。
        林彦俊拼命地点头。

——————————————————————————————

        林彦俊猛地一下从梦里醒了过来,飞机剧烈的晃动硬生生的把他从这个充满回忆的梦里拉扯了出来。
        他眯着眼睛拉开窗户上的挡板,猛地被窗外的景象吓得意识都清醒了。
        那是什么?!
        林彦俊被窗户外面快速飞过的一道影子吓了一跳,紧跟着飞机发出“轰”的一声,机身剧烈的摇晃了起来。
        机舱里的乘客纷纷意识到了身处的状况,开始发出恐慌的尖叫。
        “乘客……大家……飞机遇到……紧急降落……”
        广播中发出断断续续的声音,整个机舱在几分钟之内乱成一锅粥。
        林彦俊抓紧了安全带,轻微的恐高让他现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飞机受到攻击了,现在要紧急降落,然后怎么办?不知道。能不能活?不知道。
        林彦俊敏锐的察觉到了飞机轻微下坠的失重感,他拼尽全力的凝聚起自己的理智冷静思考,却也只总结出了只言片语。
        飞机要坠毁了。
        他猛的意识到了什么,慌乱的伸手去掏手机,颤抖着指尖输入了“妈妈我爱你”,然后点击发送。
        “轰——”
        机舱猛的东倒西歪着震动,发出刺耳的轰鸣声。
        林彦俊捂住自己的耳朵,死死地闭上双眼。

        女人的尖叫声,孩子的大哭声,物品撞击的声音,以及自己心跳的声音。
        林彦俊试图用手掌把他们隔绝在自己的大脑之外,但是不管用了多大的力气也只是减缓了尖锐的声音对自己耳膜的冲击力。
        飞机晃动的更加厉害,他的后脑勺猛的传来剧痛,意识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模糊了。
        林彦俊觉得声音终于离自己远去了,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变成了慢动作,他模糊中看到了一个带血的保温杯,那似乎就是撞击他后脑勺的罪魁祸首。不过他现在好像不应该想这些,但是他控制不了自己,他控制不了自己应该想些什么,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涌上了不知名的信息点,他闭上了双眼。

        林彦俊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依旧保持着昏迷前的姿势,一瞬间他几乎要以为刚才的坠机是自己做的噩梦。
        然后他扭头看见了一张满是鲜/血的脸。
        邻座的女人太阳穴插进了半截铁制品,林彦俊说不上那是什么。鲜/血顺着女人的脸颊覆盖了她的面部和颈部,在衣服的吸水作用中结束。
        血/腥气开了闸似的涌进林彦俊的鼻腔,味道冲击的他几乎要吐出来。
        林彦俊皱着眉强忍住反胃的感觉,扭头看向窗外。
        阳光穿过层层的绿叶行程淡色的光柱,高大的树木粗壮的树根盘根错节。林彦俊顺着树干向上望去,竟一时间分辨不出树的高度。
        他们很显然是迫降在了一片不知名的深山老林中。
        之所以说是山,是因为林彦俊发现他们是斜着的。
        林彦俊缓慢的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肢体,确定没有骨头方面的问题,才解开了安全带。
        后脑的伤口已经愈合了,但是疼痛的感觉让他记忆犹新。
        他晃了晃头让自己保持清醒,小心翼翼的起身跨过身旁已经失去生命体征的女人。
        机舱狭窄的过道和低矮的顶部让他觉得喘不过气,出去是他唯一的选择。
        林彦俊踏上中间的主过道,扶着两边的椅背向上走斜坡。机身大概是尾部向下倾斜,不知道是不是掉在半山腰上了。
        他大步的往前迈着,想赶紧离开这个令人压抑和恐慌的密闭空间。
        突然间,林彦俊的左脚被猛地抓住,他毫无防备的被向后的力扯得踉跄了一下,回头发现一只手死死地握紧了他的脚踝。
        “救……救我……”
        林彦俊顺着声音往后看,只见到一张惨白的脸匍匐在地上,一只手抓住他的脚踝,另一只手死死地扣住地板。那人的下半身还在座位区,整个上半身扭了九十度爬到了过道里。
        林彦俊赶紧抓住他的手腕,想要将他扶起来,那人却突然发出痛苦的呻/吟。
        “怎么了,您还好吗?”
        林彦俊手里卸了力气,往那人的方向挪了两步以方便更好的用力将人扶起来。
        “……我的腿……好疼啊……”
        那人模模糊糊的发出痛苦的呓语。
        林彦俊勉强听清了他在说什么,赶紧挪过去看他腿上的伤势,却在看清的一瞬间整个人僵在原地。
        根本不是扭了九十度,那人的下半身已经没有了,大片的血/迹勾勒出那人挣扎着爬动的轨迹。
        林彦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回头看了一眼还在发出细微呻/吟的人。
        那人的意识已经模糊了。
        “……救救我啊……救……”
        唯一的音节也发不出了,那人颤抖着苍白的嘴唇,留下一个绝望的眼神。
        那眼神空洞的像是能把人吸进去,带着生命终结时的不敢相信和心有不甘,倔强的死不瞑目。
        林彦俊好一会才缓过来,颤抖着伸手去探那人的生病体征。
        消失了。
        他的腿发软,一下子撑不住身体瘫坐在地上。
        头脑发懵,林彦俊缓慢的环顾四周。
        睁着眼的,闭着眼的,没有眼的,甚至没有头的。
        似乎从这一刻开始,林彦俊才真是的感受到,这是一场空难。

——————————————————————————————  

        幽长的走廊里响起脚步的声音,坐在高座上的人抬起了用手支住的头。
        来人弯腰鞠躬,将手放在胸前。
        “父亲。”
        高座上的人点了点头,示意他起身。
        “极限愈合的踪迹,过了这些年,终于还是出现了,”被称为父亲的人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低沉声中藏着掩饰不住的兴奋。
        他抽出手底压着的照片,随手向下甩出去。
        底下的人伸出两根手指准确的夹住。
        “小九,这人是极限愈合最后的血脉,把他带回来交给我。”
        “是,父亲。”

                                                       ——tbc

评论(6)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