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柠v

甜文写手

《占有欲》 短 完

现在还没有过520 所以我还来得及
别人去约会 我去考口语
今天也是忙成狗的一天

小短篇祝大家520快乐





        “林彦俊你这个渣男!”

        陆定昊气呼呼的冲进屋里,指着林彦俊的鼻子开口就骂。

        “你干嘛,今天没换美瞳啊?”林彦俊莫名其妙,脱了训练服外套准备去洗澡。

        陆定昊看林彦俊一副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的表情,气的直翻白眼。

        这个人简直烂透了,自己不承认也就罢了,既然连一点心虚和内疚都没有。

        陆定昊懒得理林彦俊,直接越过他走到吃着苹果看好戏的尤长靖身边。

        “尤长靖!你还吃!林彦俊都要被别人抢走了!”

        尤长靖猛地噎了一口苹果,一脸无辜的抬头看陆定昊:“……你疯了吗?”
       
        ???

        陆定昊猛地拍了桌子。

        “我告诉你,我刚才看到林彦俊的前女友来找他了,”陆定昊指着林彦俊表情狰狞的看尤长靖,“他俩还散步聊天!”

        陆定昊扑上去抓住尤长靖的双肩拼命地摇晃:“你要是不好好教训他还指不定以后要受多少委屈啊尤长靖!”

        “你少乱猜,”林彦俊一把提起陆定昊丢到一边。

        他不着痕迹的瞟了一眼尤长靖,但对方只是低头看着手里咬了一半的苹果,看起来并没有要发表意见的打算。

        陆定昊被扔到一边气不打一处来,他顽强的挤到两人中间用审视的目光盯着林彦俊。

        “你难道不要解释一下吗?”

        “解释什么啊,”林彦俊依旧表情淡然,只是说话的语气中,底气已经软了下去。
       
        陆定昊瞪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

        场面一度陷入尴尬的沉默。

        “我看到了哦,今天下午。”

        旁边一直没说话的尤长靖突然开了口,声音依旧甜甜软软的,好像没有生气的样子,但是林彦俊敏锐的察觉到尤长靖的语气中的不同。

        具体哪里不对他也说不上,就好像公司发现尤长靖偷吃东西后用很温柔的声音对他说“多吃一点”的时候一样。

        诡异的心慌。

        林彦俊对尤长靖的反应是很了解的,因为尤长靖此刻确实非常不爽。

        他从下午在窗口看到林彦俊和他前女友走在一起的时候他心里就极度的不舒服。虽然他自己也知道两个人
只是正常的交谈,而且当初两个人也是和平分手。

        但他就是心里堵得慌,好像林彦俊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一样。

        尤长靖深吸了两口气,想安抚下这种莫名的烦躁,却发现越想越生气。

        他觉得自己有点小心眼,怎么这样的飞醋也吃,搞的好像不允许林彦俊有正常的朋友圈一样。

        然后他成功的从生林彦俊的气,变成了既生他的气也生自己的气。

        这种情绪支配了他整个下午。大马甜心变成了杠精把来找尤老师上课的灵超和农农吓得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太糟糕了。

        尤长靖嫌弃自己把负面情绪发挥的淋漓尽致。

        其实如果不是陆定昊突然冲进来,他原本打算着开导开导自己这件事就过去了,他不会找林彦俊做搞笑的对峙,质问他是不是想吃回头草。当然了,他今天晚上也不打算理他,试图发出无声的抗争,让林彦俊停止散发自己的魅力。

        结果一个陆定昊,捅破了他铺了三层的窗户纸。

        尤长靖转着苹果思绪飞的很远,他脑补了林彦俊惨兮兮的解释给他听求他原谅的飒爽场景,也脑补了林彦俊冷漠地看着他说“这就是真相,我们分手吧”的恶毒结局。

        完全像一个戏精附体的神经病。

        他忍了半天,还是幽幽的开口,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正常的流淌出来,但是又想让林彦俊知道,这件事你男朋友我看到了别再装不知道了。

        他承认自己其实很想知道林彦俊到底会说些什么,当陆定昊让他解释的时候。

        他甚至有些紧张,因为他握着苹果的手有些出汗。

        然后他听到林彦俊说

        “没什么啊,你干嘛对她有敌意,大家都是朋友。”

        Fine.

        尤长靖一指甲抠烂了手里的苹果。

        他觉得他任督二脉一下子就被打开了,怒火冲过身体向上窜直顶上头顶。

        如果尤长靖能看得到自己的表情的话,他大概会被自己皮笑肉不笑的脸吓到。

        他竭尽全力的压制自己的怒火,试图控制自己愤怒的表情,但是眼睛里已经快要喷出火来。

        火大。

        尤长靖看着林彦俊无辜的脸,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行。”

        然后大跨步离开了房间。

        林彦俊手里的动作停住,不知所措的看向陆定昊,而陆定昊只是牙根痒痒的冲他说,

        “林彦俊,我恨你是个木头!”

        完了,尤长靖是真的生气了。

        林彦俊的脑子里只剩下了一句话。

        玩过火了。

        他拿起椅子背上的外套追了出去。

        尤长靖走出大楼,微凉的风吹过身体,让他觉得火气被消解了一些。

        他不想跟林彦俊吵架,尤其是因为一些毫无价值的破事。

        因为不值得的事或者不值得的人而去轻而易举的影响他们之间的感情,这是尤长靖觉得最蠢的事。

        所以他选择在怒气冲天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冷静冷静。

        不理智的时候说出口的话都是假话,是为了争一口气而话赶话,通过给别人超越自己内心的伤痛而缓解自己的委屈与不安。

        这些话都不是真心的,说出来的结果只有让对方伤心,而有些伤心带来的后果并不像嘴上说的那样容易翻篇。

        得不偿失。

        不冷静的时候不可以交流,这是尤长靖给自己定的与重要的人的相处规则。

        他在初春的夜里顺着绿化树林往前走,努力说服自己不要像一个矫情的女孩子一样对任何事情都惶恐不安。自己气一会就好了,过一会还是要回去继续跟林彦俊好好的过日子。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这里有些莫名的心酸。

        尤长靖觉得有点想哭。

        他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仰着头让自己争气一点,不要玻璃心到让别人有压力。

        林彦俊不知道什么时候默默的跟在了尤长靖的后面。

        他始终跟尤长靖保持着10米的距离,因为他知道尤长靖生气的时候谁都不想看见。

        这个世界上最让林彦俊害怕的事情就是尤长靖生气。

        他害怕尤长靖大晚上一个人出来会出什么事,也害怕尤长靖真的不理他了。

        所以他一定要看到尤长靖的状态才安心。

        林彦俊临出门的时候顺手拿了尤长靖的保温杯,因为他突然想起尤长靖今天还没喝够两升的水。

        他的脑子总是在这种紧急情况下去乱想其他的细枝末节,以至于他从来都觉得安慰别人是一件很难的事。

        我恨你是个木头。

        林彦俊想到陆定昊刚才对自己说的话。

        尤长靖是不是对这样的自己感到失望了?

        林彦俊不敢多想。

        他突然看到尤长靖的耳机线从他的口袋里掉了出来,但是尤长靖似乎并没有发现,依旧闷着头往前走。

        林彦俊跟在后面捡了耳机,快走两步恢复到10米的距离。

        尤长靖开导了自己半个小时,才终于觉得自己没有那么想要爆炸了。

        他打开手机的音乐软件想听些轻快的歌曲浇灌心灵,然后把手伸进口袋去摸自己的耳机。

        空的。

        尤长靖的脚步顿了一下。

        他在口袋里摸了个空,下意识的低头向后转想顺着来时的路寻找他的宝贝耳机。

        然后他看到了一只手伸在了他的面前,掌心上躺着他的耳机。

        是林彦俊。

        尤长靖默默地拿过了耳机,心里盘算着该说些什么。

        其实已经没有太生气了,但是还是不想跟他说话。尤长靖听到自己心底传来这样的声音。

        林彦俊显然也没想好应该说些什么。

        他看着尤长靖拿走耳机,便又伸出另一只手递上了他的保温杯。

        好像在说,走了这么久渴了吧,来把你今天没达标的水喝了。

        尤长靖愣了两秒,噗的一声笑了。

        好蠢啊林彦俊拿着巨大的杯子。

        傻乎乎的,人设完全站不住了。

        林彦俊看他笑了,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他小心翼翼的开口:“还在生气吗?”

        “比刚才好一点了,”尤长靖说。

        林彦俊去牵他的手,温和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你一直都很少吃醋,今天好难得。”

        “我没忍住想逗你,结果却惹你生气了,对不起。”

        尤长靖抬头看他,林彦俊垂头丧气又委屈巴巴的表情就这样映进他的心底。

        “你觉得占有欲这种东西只有你有吗?”尤长靖撇着嘴看他。

        林彦俊抿着嘴笑,凑近了一点问他:“那我今天还能在床上睡吗?”

        “……你一直在担心这个吗?”尤长靖试图变脸。

        “我现在不抱着你睡不着。”

        “……”

        很好,林彦俊撒起娇来不是人。

        尤长靖认命的投降,挽了林彦俊的胳膊往回走。

        “回去吧,有点冷,”他往林彦俊怀里缩了缩。

        林彦俊顺手把他搂过来,酷酷的说
  
        “好,回家喽。”

                                                                              ——完

评论(12)

热度(3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