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柠v

甜文写手

《依靠》短 完

我一直觉得两个人在一起是相互取暖 相互陪伴 我给你依靠 你给我温暖
橘有不同于神色的专属温柔 柚也有不同于表面性格的成熟可靠
橘的恐高症可以说是满足我脑洞的最好设定了

奉上一个小短篇



        “林彦俊,你肢体太僵硬了,”舞蹈老师皱着眉头看林彦俊,“这支椅子舞应该是很温柔很可靠的感觉,但是你感觉很痛苦。”

        “下去再好好练一下吧。”

        林彦俊点了点头,没说话。

        他有点灰心,用尽了力气才克制住自己颤抖的牙关和慌得发毛的心脏。

        他最近站上椅子挑战极限太频繁,导致在地面上站了好一会也没从高度带来的恐惧中缓过来。

        是的,高冷制霸林彦俊,离地面超过十厘米就会开始打哆嗦。

        他自认为恐高症大概是他站稳人设的道路上一块最大的绊脚石,所以一直努力想克服,无奈这个症状并不是不断挑战自我就可以缓解的,至少林彦俊不是。

        他毫无灵魂的控制自己脸部的肌肉从嘴角扯出一个笑,想缓解练习室里沉默的氛围,然后打趣般的自黑:“害怕的话可以说出来吗?”

        “不可以是不是。”

         Fine.

        林彦俊背过身子,无奈的笑。

        其实他一点也不想笑,但是怕队友担心。

        八哥可是钢铁leader,什么都没在怕的。

        他走到角落坐下,随手拧开饮料往嘴里灌,试图靠吞咽压下自己不该在这么紧张的排练阶段还出现的负面情绪。

        尤长靖就在这时从隔壁练习室跑来叫他一起去吃饭,粉红色身影从门缝里溜进来,林彦俊一眼就看见了。

        尤长靖过来拉他的手,叫他快点不然粉蒸肉就要被抢光了。

        林彦俊不自觉地笑出声,接着就想从言语上惹惹尤长靖。

        “诶你手心怎么都是汗,”尤长靖在抓到他手的一瞬间表情严肃了起来,他伸手探到了林彦俊后颈,发现一片冰凉。

        “你今天上了多少次椅子?”尤长靖坐到林彦俊旁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问他,“是不是感觉不舒服了?”

        林彦俊慢慢用力回握住尤长靖的手,心里趟过一道暖流,好像心慌不适的感觉突然间就减轻了一些。

        “还好,”他淡淡的冲尤长靖微笑,“男人都没在怕的。”

        “少来了,”尤长靖摆出嫌弃脸,“我才不信嘞。”

        他捏了捏林彦俊的手心,把头凑近了说:“身体不舒服要告诉我。”

        “知道了,尤老师。”

        尤长靖来呆了不到五分钟就被韩沐伯拎回去了,说是一不留神就溜走你是幼儿园的小朋友吗?还是你跟林彦俊身上按了磁铁啊?

        尤长靖悻悻的笑,撒娇说马上就回去嘛,我会好好练习的。

        临走前还不忘了冲林彦俊比个大拇指。

        林彦俊被逗笑,拍了拍脸让自己打起精神投入训练。

        再坚持多一些,在努力多一些,要做配得上他的人,要做他的墙。

        林彦俊反复告诉自己。

        他开始加长自己的训练时间,基本每天都会熬到凌晨才会宿舍。

        尤长靖也忙,忙着提升自己的唱功,忙着帮助队友。

        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变得有些少,林彦俊有些不习惯。

        在别人看来都是他宠着尤长靖,但其实他自认为自己更粘尤长靖一些。

        会习惯在疲惫不堪的时候寻找治愈系的甜心,在心情难过时被了解自己的甜心一眼看穿,然后听甜心软软的说好多戳人心窝子的话。

        林彦俊很受用,甚至觉得这就是他的能量充电站。

        但是时间久了,他开始觉得自己很不ok.

        不够啊,尤长靖实在是太好了,好的他想把所有的温柔都给他,把所有的负面都隔绝在尤长靖的世界之外,包括自己的。

        所以他这次什么都没有跟尤长靖说,难受也没说,压抑也没说,身体状态不好也没说。

        能看着尤长靖活蹦乱跳的在远处笑着,就已经很开心了。

        林彦俊捏了捏后脖颈,试图缓解连续熬夜和训练带来的头痛,自动忽略了尤长靖花费大把的时间教灵超和子异唱歌而没来找自己这件事。

        虽然很想捏捏他肉呼呼的肚皮,但还是要让他先做他觉得重要的事。

        林彦俊呼了口气,努力压下想去见尤长靖的冲动。

        说好的要一起努力,一起出道,你在努力,我也会很努力。

        Fireworking的表演终于落下帷幕,林彦俊出色的表演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

        他在心里松了一口气,随即更大的压力感涌上心头。

        好像每一步都走的比之前更加艰难,林彦俊不知道下一步要怎么做才能离尤长靖更近一点。

        头疼好像比前段时间更厉害了,不知道是不是恐高的后遗症。

        林彦俊刻意的把生理上的不适都忽略了,他闭上眼睛就是尤长靖离他越来越远的画面,耳边传来的都是对他的质疑声,路人疑惑的眼神,黑粉的恶毒言语攻击,以及导师们评价他时的犹豫。

        他卸载了微博,甚至整整一天都关机,但是千千万万的声音还是阴魂不散的出现在他耳边,聒噪着他的精神和心灵。

        这些压力在他登上飞机的时候更加清晰了。

        林彦俊知道要坐飞机的第一时间就准备好了口罩帽子和眼镜,最大程度上的把自己藏起来,不让其他队友看见软弱的自己。

        但他还是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

        飞机向上偏斜的一瞬间林彦俊就忍无可忍的闭上了眼睛,他强忍着心慌和不适,拳头攥的关节都几乎要发出声响。

        他默不作声的把手缩进袖子里,庆幸自己在上飞机前就带好了口罩,不然坐在一边的陈立农一定会被他苍白的脸色吓到。

        林彦俊在心里播放自己喜欢听的歌曲,脑海中闪过缓慢的情歌催眠自己的大脑,试图进入睡眠,却并没有什么用。

        之前间歇出现的头痛也偏偏在这个时候横插一脚,将林彦俊折磨的更加体无完肤。

        脑子要炸。

        林彦俊的头上沁出一层密密的汗。

        突然间,他紧攥的拳头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手掌,那只手掌并不是很宽大,却很温柔,带着安抚的意味轻揉着他的拳。

        没事的,林彦俊。

        他听到有声音在他耳边轻语。

        我在呢,我在这呢林彦俊。

        林彦俊听出是尤长靖的声音。

        他努力的睁开眼,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跟陈立农换了座位的尤长靖就在他身边,一脸关切的握他冰凉的手。

        林彦俊习惯性的扯起嘴角,开口问:“害怕的话可以说出来吗?”

        尤长靖表情严肃了下来,顿了一会说:“不只是害怕的,难过的也要告诉我,吃醋生气也要告诉我,身体不舒服也要告诉我,干嘛自己忍着?就你贤惠懂事哦?”

        林彦俊没料到他会这样了解自己的心理变化,被戳穿一般的愣住不动了一会,突然有些感动。

        尤长靖太了解他,只有他这么了解他。

        林彦俊回握住尤长靖的手,小声说,我害怕。

        飞机突然一阵颠簸,客舱里传来空姐公式化的声音,说飞机遇到了气流产生晃动,请乘客门不要惊慌。

        但是林彦俊的心却被这一晃警紧张到几乎失去呼吸。

        尤长靖看出了他的紧张,伸手搂过他的头靠在了自己肩上。

        “林彦俊别怕,没事的没事的,放轻松,只是晃动而已。”

        尤长靖抚摸着林彦俊的头发,轻声在他耳边安慰。

        林彦俊慢慢的伸手抓住尤长靖的胳膊,将自己的头埋得更紧。

        只有你了,只有你了尤长靖,让我愿意放下坚硬的外壳,把如此柔软脆弱得一面交到你手里。

        “林彦俊不怕,”尤长靖依旧笨拙的安慰着林彦俊,“你看,不晃了,很安全。”

        林彦俊听得清楚,心在这样的安慰下仿佛被尤长靖融化。

        如果林彦俊生病,那么解药就是尤长靖,他总是可以轻易缓解林彦俊的压力,不安,已及将他敏感的心治愈。

        你总说我是你得墙,但其实我们是彼此的墙,我给你依靠,你给我温暖。

        这就是灵魂伴侣吧?

评论(7)

热度(149)

  1. Xm青柠v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