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柠v

甜文写手

《测谎仪》(1)

长得俊真是太好磕了我磕到昏厥!
最近把所有的糖都反复的刷啊只有刷到测谎仪的时候我真的超级心疼小柚!
于是就有了这一篇冲动的产物……

类似一篇测谎仪访谈后发生的故事
在这里我想对小橘说
傲娇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谢谢大家 ​​​

不知道我这第三遍能不能发的出去(绝望

1.

       尤长靖跟林彦俊吵架了。

        所有人都明显的感觉到了他们两个人之间诡异的气氛。

        一天到晚黏在一起的两个人现在完全各走各的,也不一起吃饭了,也不一起训练了,甚至在坐大巴车的时候也不坐在一起了。

        但是两位主角谁都不承认。

        “我们没吵架,”尤长靖低头卷自己的卫衣边。

        “鬼才信咧,”林超泽一脸正色的坐在尤长靖对面。

        “大家都认识那么久了,有什么事情说开了就好了啊,这样冷战很伤感情诶,”林超泽把尤长靖的手从卫衣上扯下来。

        “衣服都要被你卷没型了。”

        尤长靖低着头不说话,林超泽有点慌。

        因为尤长靖真的很少这样,上一次他看到尤长靖这个表情还是在他减肥瓶颈期的时候。连续锻炼了半个月,也吃得很少,但是没怎么掉秤。

        当时尤长靖就是这样红着眼睛坐在角落里,一句话也不说,低着头卷自己的衣服边。那种表情是带着委屈和不甘心的。为什么这么努力却没有成效,明明每天都很努力的在减肥了,天才知道要费多大的力气才能忍住不吃东西。

        林超泽实在是想不出来林彦俊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才会让尤长靖露出这样的表情。不应该啊,林彦俊是最了解尤长靖的了,他怎么会让尤长靖难过呢?

        他想不明白,因为实在是没道理。

        林超泽拍了拍尤长靖的后背,让他别想太多。然后叹了口气离开练习室。

        “咳咳,陆定昊,”林超泽一出门就看见了从另一间练习室出来的陆定昊,连忙把他招过来。

        “你那边怎么样啊,林彦俊怎么说?”

        陆定昊摆出一张丧脸摇了摇头:“林彦俊快把我吓死了好吗,我都感觉自己的生命受到了威胁。”

        “我不管,反正下次你来负责林彦俊这边,我去负责尤长靖那边,”陆定昊严肃的对林超泽说。

        “那现在咋办啊?”林超泽无视了陆定昊提议,“我们的作战计划难道就这样以失败告终吗?”

        陆定昊摊手:“我觉得他俩之间的事吧,咱们插手也没用。”

        林超泽糊了他熊脸。

        “我去,你们俩干啥呢?”陈立农一出门被林超泽一巴掌吓了一跳。

        “都怪尤长靖和林彦俊,”陆定昊苦着脸,“要是我被林超泽这个费心费力的老妈子打残了,就都是他们的错。”

        陈立农沉默了一会,犹犹豫豫地说:“嗯……其实,我好像知道一点。”

        “What?!”林超泽小旋风似的闪到陈立农面前,“快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那俩祖宗。”

        “就……”陈立农组织了一下语言,“我就听到了一点点。”

        “没事没事,我们大家一起来分析一下,说不定就能帮他们一把,”林超泽表情已经快要崩溃了,“再这样下去我会折寿的真的!”

        陈立农咽了咽口水,思绪飘回那个注定不平凡的晚上。

        他做完了访谈,像平常一样走在回宿舍的路上,然后突然想起自己的外套还在练习室里放着,就半路折了回去。

        练习室还亮着灯,陈立农也没多想,觉得可能是还有人在练习,就走了过去。结果走到门口的时候,听到里面隐隐约约的有人在说话。

        他发誓他不是故意要偷听的,只是恰好听到了。

        专属于林彦俊的声音传了出来,是一句对不起。

        陈立农没反应过来,在门口愣了一会儿,结果尤长靖就打开门出来了。

        老天野那简直比等级评测的时候老师cue他跳舞还要让他紧张。

        尤长靖差点撞上陈立农,他愣了一下,但是什么都没说,步子迈得很大就走远了。

        陈立农分明看到,尤长靖的眼圈红了。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陈立农实在是没有那个勇气进那间只有林制霸一个人在的练习室去拿他的外套。

        毕竟跟外套比起来,还是小命什么的比较重要吧。

        “没了?”林超泽把下垂眼瞪得很大。

        陈立农摇头,确定他什么都没落下。

        “完了完了事情大了,”陆定昊在走廊里来回走,“尤长靖这该不会是表白被拒了吧?”

        陈立农:?

        “我去有可能啊,”林超泽拍了一下脑袋。

        陈立农:???

        “走走走我们还是回去商量一下吧。”

        林超泽转身拉着陆定昊走掉,留下陈立农一个人风中凌乱。

        所以这就他们分析出来的结果?为什么总感觉很不靠谱的样子?

        陈立农总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什么多余的事情。

        尤长靖一个人坐在练习室里,镜子里的他看起来像那张气鼓鼓的熊猫的表情包。他闭了闭眼,转身让自己看不到镜子。

        他觉得有些胃疼,不知道是因为从昨天开始他就没吃饭,还是因为被林彦俊气的要死。

        他记得以前他拼命减肥的时候,也会这样一天一夜都不吃东西,然后林彦俊就会拿一个苹果过来威胁他吃掉,好像不吃就会挨揍一样。

        林彦俊就是这样,别扭的关心着别人。表面上傲娇的要死,其实是一个特别温柔的人。

        啊呸,为什么莫名其妙的就开始夸他了啊。

        尤长靖唾弃自己的没出息,尤其是对象是林彦俊的时候。

        以后不会了,谁还不是小公主咋地。

        这句话是他跟毕雯珺学的,毕雯珺说这叫东北腔,会让人显得很有男子气概。

        腹部传来一阵绞痛,尤长靖知道他又胃痉挛了。

        可是他没有胃口,他一进食堂就会想到以前训练晚了的时候,林彦俊会帮他打好饭等着他,里面还有他最爱吃的粉蒸肉。

        他最近一点也不想看到林彦俊。

        就是因为林彦俊那该死的高冷人设。

        尤长靖不想告诉其他人自己的烦心事,因为别人都没有办法体会到他有多难过。

        或许别人觉得这只是一件无关紧要的事,但他就是觉得这是一件天大的事。

        他怕别人说他矫情,怕他小心翼翼的露出自己的伤口,却被别人嘲笑说:这算什么伤啊。

        这是他从小就经历过的事,所以哪怕是到了现在,他有陆定昊和林超泽这样的好朋友,他也不敢轻易的告诉他们,我到有多难过。

评论(5)

热度(413)